济南华山安置房有补偿款么


 发布时间:2021-04-12 06:08:19

本案中,签订协议的主体之一是公有房屋的承租人田阿婆,这是租用公房凭证中列明的,被告以协议未经她们同意而无效的辩称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应得到法院的采纳。被告田阿婆女儿一家三口所提出的她们一家三口都是安置对象,故田阿婆只能得四分之一的征收(拆迁)利益也是与法相悖的。上海市高院的相关解

因该公房的承租人是周玲的祖母,祖母早已过世,承租人也一直未去变更,所以在之后的动迁中,哥哥代表全家选择了货币安置,按家里户籍人口8人,拿到了320万元补偿款。钱拿到后,当周玲再次找到哥哥时,哥哥却一反常态的冷漠,并表示只同意给她10万元,这跟周玲期望的补偿款大有出入。作为同住人的周玲,一方面对哥哥的态度感到气愤和无奈,另一方面,动迁协议中她与儿子是安置对象,希望能够分得应有的补偿款,她能如愿以偿吗?【律师观点】上海市大华律师事务所 司家龙 律师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周玲是否属于拆迁房屋的同住人?是否有权平均分割动迁安置补偿款?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关于执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的意见规定,“同住人”是指在被拆迁居住房屋处有本市常住户口,拆迁许可证核发之日时在该房屋处已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

为得到高额土地补偿款,汉阳五里街的杨先生连出“妙计”,不料被妻子来了个“将计就计”,老婆没有了,自己原有的3处房产也没有了,落得无处栖身。昨日,谈到此事,杨先生懊悔不已。今年51岁的杨先生与妻子郭女士结婚20余年,育有一子。10多年前杨下岗,不想再工作,靠拿点补助款生活,家里全凭妻子在外打工的收入支撑。夫妻俩磕碰不断。一遇妻子抱怨,杨先生就说:“硚口还有从父母那里继承的3套房子,你只管滚,没你我也一样活得舒服。

从2011年开始,沈阳全运会建设项目所在地即开始大规模土地拆迁工作。在这一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中,一大批基层干部和公职人员与社会不法之徒联手套取国家巨额补偿金。据辽宁省纪委和沈阳市纪委分别立案调查,沈阳市和平区满融经济区在拆迁过程中非法套取国家土地补偿金1.14余亿元,东陵区等地区18个村拆迁中非法套取1.85亿元,总计套取国家土地补偿金约3亿元。2011年3月,满融经济区发布公告进行动迁。民营企业业主史海鹰的企业正在这一地区。

在拆迁完成后的审计工作中,审计机关查出上述土地证为假证,杜某等人上下其手倒腾拆迁补偿的事情案发。2012年12月,徐某某第一个被南京玄武警方抓获。去年2、3月,一直在观望的夏某某、邓某某主动自首归案,与此同时,杜某也被检察机关控制。不久后,他们都被以贪污罪起诉到法院。经计算,该房屋按规定实际应当获得的拆迁补偿款为642244元,扣除这笔钱后,杜某、徐某某、夏某某、邓某某四人实际骗得拆迁补偿款共计1523552元。

征地程序涉嫌违法且补偿未执行区片价全家场村村委会主任刘长永对记者说,至今仍有10余户村民未与政府签订征地协议,村民质疑补偿标准没有执行河北省政府制定的区片价。根据2009年1月1日起实施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实行征地区片价的通知》文件规定,从区片一到区片五,涿州市土地补偿费共分为5类,土地补偿费每亩分别为78000元、72000元、65000元、58000元,52000元。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不包括在内,另行计算。

对土地附着物清查完毕后,张鹏飞私下里跟郝文山商议:村里的工作不好做,到处都需要钱,能不能虚报一部分土地附着物,给村里弄点补偿款。郝文山当即表示可以,但提出要四六分成,他分四成,张鹏飞和其他村干部共同分六成,村干部具体怎么分由村里决定。张鹏飞马上去找王会军商量,王会军担心被发现,犹豫不决,但禁不住诱惑,最终表示同意。三人经过商议,决定在土地附着物清查表上做文章。他们在土地附着物清查表上多加了10万元左右的附着物,包括35座坟、1000棵树、1200米土渠。

房屋被拆迁,7兄妹和一老母亲为分357万元的补偿款意见不统一,而其中的大哥、三弟更是抹开脸面拳脚相向,一个被打得鼻梁骨折,一个则因打人面临牢狱之灾。昨日,江岸区检察院对打伤大哥的张山(化名)批准逮捕。而受伤的大哥张成(化名)仍愤愤称,“我们已没有兄弟亲情了,我要求依法追究弟弟的刑责和民事赔偿责任”。7月28日下午3时许,江岸区上海街派出所接报警后,赶到北京路一家银行附近,现场查悉年过六旬的张成与弟弟扭打,张成的鼻梁骨被打断,其老母亲和另外5个兄弟姐妹也在现场。

白苑 段志红 金洲

上一篇: 不动产中心属于情势变更原则吗

下一篇: 险资不允许直投房地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08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