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或改或禁 还是少些权力干预好


 发布时间:2021-03-08 01:12:48

楼层达到17层以上(含17层)或者高度达50米以上(含50米)或者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以上的综合性高层建筑物或者大型楼宇,才可以叫大厦、大楼、商厦。而只有占地面积在1万平方米以上,花园、绿地面积不低于占地面积的50%,依山而建、环境幽雅的低层住宅区或者以住宅、休闲娱乐为用途的建筑群

2013年3月,《陕西省实施〈地名管理条例〉办法》要求,地名的命名、更名应当尊重当地历史文化,反映地理特征,坚持相对稳定、名副其实、雅俗共赏、规范有序、易记好找和尊重群众意愿的原则。一般不得有偿命名、更名和冠名。不用外国人名、地名命名。2013年4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第五次常务会议通过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地名条例(草案)》规定:小区不得使用“某某一号”等,且除门牌号外,不能以数字命名;禁止使用外国地名作地名,楼盘或商业场所亦不例外。

几百年前,北京曾是一片河网纵横,溪流交错的美丽水乡。海淀区的中心海淀镇附近更是因为有温泉流经,水域辽阔。“海淀”这个名字,就是指了当时这里水网遍布的地貌。而纵观海淀镇附近的地名,能发现其中都包含了这个信息。海淀镇位于目前的海淀图书城,在它南边,有一个叫芙蓉里的地方。现在走进芙蓉里小区,随处可见高大的芙蓉树(这里作者有误,应该是合欢树,芙蓉里小区我在没课的时候去过)有些人认为这个地方因此得名。殊不知这地名中的芙蓉,原本指的是水中荷花,而非木本的芙蓉树。

既然洋地名层出不穷,说明有市场需要,公权不宜管太宽。即便抛开公私边界的争论,用行政命令禁止洋地名的做法效果未必乐观。一些群众认知度较高甚至约定俗成作为地标的洋地名,突然改名势必会给社会生活带来多种不便,逐步引导规范地名更适合现状。事实上,早在1997年前后,河南省民政厅、郑州市民政局等部门曾分别下文规定,凡是新建的居民住宅区、商住大楼等具有地名意义的各种公用建筑物名称,在办理规划审批时须到民政部门办理建筑物名称登记审核手续。

不知从何时起,洋地名开始入侵城市的角角落落,种几棵树就叫“维也纳森林”,挖个小水池就号称“威尼斯水城”,花里胡哨的命名令市民眼花缭乱。知名导演冯小刚就曾炮轰开发商没文化,说中国许多城市的小区、建筑都取了个外国名字,反映出来的是文化上的不自信。这种观点得到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认可。在一家知名网站发起的问卷调查中,92.7%的网民支持多用体现本土文化的地名,不应崇洋媚外,不是说起个洋名字就高端时尚国际化了。尽管饱受诟病,洋地名却势不可挡,“香榭丽”、“维也纳”不仅点缀大城市,连三四线城市都遍布“欧洲小镇”。

14、王府井王府井由来,辽、金时代,王府井只是一个不出名的村落,元代以后,人烟逐渐稠密,公元1267年,元世祖忽必烈下令辟出了王府井,不过当时被称为“丁字街”。明成祖时在此建了十个王府,王府井也就初具规模,改称十王府街。清代废十王,改称王府街或王府大街。1915年,北洋政府绘制《北京四郊详图》时,把这条街划分为三段:北段称王府大街,中段称八面槽,南段因有一眼甜井,与王府合称,因此得名“王府井大街”。这些都是史料上记载的了,现在到王府井逛街,街头的广播里就有这些介绍。

生活中还有哪些路名因同音、一路多名、生僻字等给你的生活带来不便?伴随《意见》的实施,今天起,成都市民政局、公安局联合开展对现有地名和标识标牌的意见征询活动。对中心城区道路、桥梁、隧道现有名称中存在的一地多名、重名、同音、使用生僻字、低俗词和整体性不够等不规范现象,以及道路交通指示牌、门楼牌等地名标识牌存在的设置不规范、翻译不到位、错别字等问题,请你发表看法和意见。参与互动即日起,市民可以拨打华西传媒呼叫中心96111反映您的意见和建议,可登录华西都市网发帖,或到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留言。此外还可以拨打成都市民政局办公电话(028)61881828、61888703,或者发送电子邮件到成都市民政局工作邮箱qhdmc86697731@126.com。小贴士特色地名由来黉门街: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取名,黉门即旧时学宫(清代存古学堂)大门。1966年改名红专西路,1981年地名普查时复名。肥猪市街:清代为成都南区主要的肥猪集散市场,习称肥猪市,街因此得名。

建立共同参与机制是关键针对这一现象,台盟南京市委在调研报告中指出,“地名是涉及全社会的公共服务事业,任何一个部门都不可能独自做好所有地名工作,必须建立有关方面互相配合的协调共管机制。”台盟南京市委呼吁,要整合资源,进一步扩大地名工作社会参与度,逐步实现地名工作社会化。加强对建设单位使用标准地名的宣传,做到建成一处,申报一处,不要漏报、错用、迟报或者不报。要严格执行《南京市地名管理条例》,明确民政、城建、规划、房产、工商等部门的具体职责,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对违反地名管理规定擅自命名的单位予以曝光,责令其更正,有效地遏制一地多名的混乱现象。本报通讯员 游磊 本报记者 毛庆。

靳家川 激将法 第六版

上一篇: 佛山碧桂园滨江是商品房吗

下一篇: 佛山恒曜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24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