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迁安置房算国家福利分房吗


 发布时间:2021-03-02 00:33:06

已经81岁高龄的倔老头茅于轼,最近几年常常被骂,因为他主张叫停经济适用房,他还主张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只能有公共厕所……冒天下之大不韪。最近倔老头又写了篇文章,叫《警惕成为福利国家》,其中谈的主要是税收与福利的关系,还是骂声不绝。我理解他的意思大致如此:所谓“福利”无非是一种

”(《宋史·食货志》)一所房子价值几十万贯,甚至一百万贯。而在北宋后期,淮南地区二十个县市每年上缴国库的税收才三十万贯,赏一套房子,得花半个省的赋税。(参见《宋史》卷356《张根传》)宋朝地盘不大,要是每个官员都分一套房子,把国库掏净也不够,所以只有皇亲国戚和一小撮高级干部能分到房。比如说苏东坡有个好朋友叫王诜,他娶了宋英宗的女儿魏国公主,在开封安远门外分了一所占地几十亩的大别墅;苏东坡还有个好朋友叫王巩,他的爷爷王旦做过宰相,在开封曹门外分了一所前后三进的大院落。苏东坡本人一辈子也没分过房,因为他既不是皇帝的女婿,又不是宰相的孙子,不够资格。总而言之,宋朝官员有些苦乐不均,只有少部分高官能分到豪宅,大部分干部只能照市价买。

据8月28日《工人日报》报道,为解决省、市直属机关公务员住房问题,海南省、海口市2009年开始修建近万套公务员限价商品房,并以市场价三分之一的价格销售给公务员。然而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有人在拿到房子指标后公开在网上发布信息或让中介公司代理出让,转让费最高达30万元。初看这新闻,让人很受刺激。就在很多人还在为买一套房而苦苦努力,或者为还房贷而艰难奋斗时,公务员们只要把到手的限价房指标甩卖掉,就可以立刻赚上几十万元,让人羡慕嫉妒。

港人Victor表示,反对新移民领取综援或其它社会福利,因为新移民没有为香港作过贡献,没有在香港工作过、也没有在香港交过税,为何要香港纳税人多年来辛苦累积的财富,“拱手让给人吃白食”?情状申请综援人数急升不出所料,自香港终审法院颁布判词后,居港未满7年而申请综援的人数的确持续上升。判决当天即有31宗申领个案,至今共有330宗。社会福利署工会预估,冬至后及农历新年前将是申请高峰期。很多议员学者及商界人士担心,本港的福利制度将牵一发而动全身,带来沉重财政负担。

看法:保障房不应失却“保障”功能 避免异化为“福利房”在公众看来,保障性住房建设本质上不是计划经济时代单位福利分房的翻版,更不是资本、权势的逐利场,而是由政府之手牢牢掌控的、专为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的“安居房”,理应成为一项民生和民心工程。当前大力推进保障房建设的背景下,如何防止“保障房”异化为“福利房”,不仅关系到“十二五”末基本解决城镇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问题的政府承诺,也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保障领域的分配正义。

在8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经济转型与楼市调控”分论坛上,为抑制房价,潘石屹建议开放查询权限,个人凭身份证就可查询其他人住房套数。但这一建议遭到任志强反对,认为一些部门福利分房信息并不进入房管局系统,查询有困难。(《新京报》4月9日)公开住房套数查询,能否成为遏止房价畸高的一剂良药,权且不予争论。但是,有些“福利分房查不到”———任志强无意中透露的“秘密”,让公众颇为惊诧。不否认,“福利分房查不到”并非全部,而是“个别”,至于“个别”占比多少,当然无从查起。

但号称“房产大佬”、“任大炮”的任志强,断不会信口开河,假如查不到的福利分房仅是数量极为有限的“个别”,他哪敢言之凿凿将其作为反对潘石屹观点的理由?在房改前,市民住的多是公房;自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后,我国逐渐取消了福利分房,这些公房通过货币化改革的方式变成私房。当然,时下还有一些所谓的“福利房”,属于单位集资建房,其中有部分并未办理房产证。假如任志强的话为真,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这些查不到的福利房不管占比几成,在全国其数量都堪称“难以数清”。

房价下降,几乎是民心所向,不少房产商已经开始明里暗里调整价格,紧衣缩食准备“过冬”。当然,房产商肯定不甘心于自己的资产日益贬值,特别是还贷、再生产的资金链眼见要断掉。救命稻草自然来自于市场之外的政府干预,也就是政府出面“救市”。房价在国家严控的前提下依旧快速上涨或高位滞留的主要原因,其实早已经有定论,简单地说,那就是在房地产价格、银行信贷风险和政府经济增长目标之间已形成了一种共荣共损的关系链,而大多数老百姓没有分享到房地产市场兴旺发达的利益,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公共福利。

不能不说,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也难以看懂的现象。据媒体报道,由公安部牵头制定、搁浅多年的“居住证管理办法”草案目前已经提交至国务院法制办,有望在年内推出。据悉,新的办法将不会再设置人才门槛,而覆盖所有外来人口。同时,居民享受的权益也分为国家和城市两个层面,属于国家层面的义务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也要向外来人口提供。就算这一切能够全部落到实处,居住证仍然是地方粮票优于全国粮票、局部利益高于全局利益的一种矛盾局面。

其中19日招待土地局、规划局“草庐对”2瓶、27日招待梅溪派出所“草庐对银钻”4瓶。此外,接受宴请招待的单位还包括电业局、燃气公司等。记者试图就上述清单向开发商、街道办以及卧龙区相关部门求证,多数电话无人接听。唯一接通电话的耿昀表示,对于大量街道办人员出现在企业福利发放名单中的情况“不太清楚”。卧龙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私下表示,在城市拆迁开发过程中,按程序应该是政府先出资进行拆迁安置,拿出“净地”进行招拍挂,房地产公司中标后再入驻开发。

快安 金瑞圣 天瑞和园

上一篇: 滨湖要素大市场不动产中心

下一篇: 房地产开发用地价格的要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