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福利房没有房产证不划算


 发布时间:2021-03-04 17:38:41

因此,对农民工提供住房保障,即是保障农民工在城市发展的权利。城市建设,基于广大农民工的鼎力参与;城市繁荣,也需要农民工的参与和贡献。同时,住房保障,不是无限责任,而是有限责任。住房保障中需要强调政府的主体地位与责任,但这并不是说政府对居民住房承担无限责任。与其他领域的社会保障机制

给央企高管的公积金设上限,是个好主意,可是,只有将央企高管的薪酬公之于众,设限才有意义。原因很简单,按照制度要求,公积金与薪酬挂钩,如果薪酬不公开,挂没挂钩谁又清楚?因此,应尽快落实薪酬信息公开制度,无论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水平、福利收入等信息都须参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向社会公开。而且,还应设置问责机制,对不公开或不真实公开薪酬的高管予以问责。如此,管控央企高管公积金缴存额度才有意义。

据新华社电 河南南阳一违法建设项目竟雇佣艾滋病人拆迁,目前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多名官员被处分。然而,荒唐闹剧并没有“闭幕”:记者意外获取的一份企业“春节发放福利人员名单”显示,除了公司员工外,卧龙区相关街道办事处、区征收办数十名党政干部赫然在列。卷入“艾滋病拆迁队”漩涡的,是一个名为“亿安·天下城”的房地产项目。涉事项目仅有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用地规划乃至施工许可等相关手续缺失。亿安房地产公司为加快拆迁进程,竟组织6名艾滋病患者组成“艾滋病拆迁队”,以此恐吓、骚扰尚未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尽早搬迁。

尽管某些机关和国企的福利分房一直在进行,但都处于不公开或半公开状态,如今倘若拿福利房充当保障房,等于是变相鼓励福利分房公开发展,还让某些身份不明的单位集资房有了“保障房”的合法身份,这对房改而言是明显的退步。其三,不仅助长住房腐败,而且损害了保障房制度公信力。一些单位福利房纳入了保障房计划,但分配时并未按照相关法规和制度来分配住房,而是按单位内定的标准分房。无疑,某些单位内部的分房标准、分房对象超过了规定标准,这就是一种住房腐败,也让保障房制度成为摆设。

进行这样苛刻的扣分管理,可能是政府创造权力的一种方法,扣分权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随时可能收回住房。为了保住房子,住房者可能就不得不在权力面前服服帖帖,不得不老老实实地依赖权力的保护,甚至以各种方式向权力交保护费。扣分是一种提醒,你在利益上依赖于权力,你必须顺从权力的意志。繁琐的考评是一种数字霸权,是一种权力统治术,如今许多领域行政权力对社会的控制,用的就是这种方式。典型如大学中,这个扣分,那个扣分,大学教授不得不屈服于行政官僚的指手画脚。

北京大幅提高“新北京人”的住房保障比例,是用硬招来解决外来人口的住房需求,表明北京在消除城乡差别、实行公共服务全覆盖等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进一步加大保障力度网民“汪昌莲”表示,城市外来人员住房难主要是因为公租房、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滞后,因此,要解决此问题,重在启动“安居工程”,让外来务工人员分享保障房“福利蛋糕”。网民“菏泽公子”表示,缓解“新北京人”的住房困难,专项分配政策接下来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部委和地方打着保障性住房的名义,以各种形式为公务员建实物型住房有不断加剧的趋势,或明或暗的“福利分房”正在卷土重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27日就此发表文章称,公务员住房享受“超国民待遇”危害极大。(5月28日《扬子晚报》)公务员享受福利分房的“超国民待遇”,似乎不是一次两次见诸报道了,这种“超国民待遇”的合法性一直以来都遭到公众的质疑和诟病,然而就是屡禁不绝,“按下了葫芦起来了瓢”?这究竟是为什么?一言以蔽之,是权力在作祟,因为公务员是体制内的人,自然应该受到公权力的护犊。

但有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东风,改革前景应该比以前更乐观。我认为,改革的总体思路,还是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由易到难、由简单到复杂逐步解决问题,推进改革。第一就是要扩大覆盖面,让更多人能够参与进来,享受这项福利。有些用人单位由着性子,高兴缴就缴,不高兴缴就不缴;高兴缴多少就缴多少,法律拿它们没办法。这个问题要解决好。作为一项重要的福利制度,公积金缴存要有一定的强制性。与此同时,也要防止某些单位把公积金变成变相小金库,通过公积金制度为自己谋利。

合同生效后,蒋女士分三次付清了房款,并将房屋装修入住至今。今年5月,单位通知蒋女士可办理房产证,但是陶先生却出面阻挠,要求增加房价款,并要求单位将房产证办在他名下。蒋女士认为,陶先生违反了诚信原则和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应判其按合同约定办理房产证,并承担违约金10万元。在法庭上,陶先生承认蒋女士说的是事实。但他表示自己只提出过要加价,未提出按市场价补偿。涉案房产是2000年的房改房,是出售给职工的福利房,并非商品房,2000年就应该办理房产证,但是一直迟迟未办,卖房时因为没有房产证,只能按照使用权房屋的价格出售。陶先生认为双方签订的合同不是一个公平的合同,涉案房屋原本价值90多万,现在他要求蒋女士补偿他8万块钱,他就帮蒋女士办房产证。两人单位的房管部门负责人出庭作证说,单位里有10多个卖房的,但反悔的只有陶先生一人。(记者杨昌平)。

以地产中介的报价,海馨苑现在均价是4.5万一方,如果以最小的单位110平方计算,20万买入的房子,随便一转手就赚了400多万。早在1998年国家就已经叫停住房分配,为什么深圳海关还可以建福利房?对此深圳海关回应称,海馨苑无论是地块,还是建设,都符合深圳市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住房制度建设改革若干规定,建设资金全部由海关自筹,但对于福利房是否可以买卖,对方表示一切按国家规定办事。海关:因为国家有明文规定的,包括房管局都有规定的,这也不是我们海关说了算的嘛,对不对?。

乔司翁 房同户 刘传民

上一篇: 博罗“最烂国道”:两年前要扩建 至今仍未动工

下一篇: 2017上半年房地产形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9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