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产权证书里的划拨福利房


 发布时间:2021-02-25 18:58:45

当此经济危机之时,政府更应该把源自纳税人的税收更多地投入到教育、医疗、公共交通等公众都能享受到的公共产品上,并加大对失业群体的救助力度,而不是只看到公务员要买得起房,却没有兼顾其他社会群体也一样要买得起房。当然,社会公众的抵触情绪可能引起普通公务员的“反抵触”,因为大部分普通公务

看法:保障房不应失却“保障”功能 避免异化为“福利房”在公众看来,保障性住房建设本质上不是计划经济时代单位福利分房的翻版,更不是资本、权势的逐利场,而是由政府之手牢牢掌控的、专为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的“安居房”,理应成为一项民生和民心工程。当前大力推进保障房建设的背景下,如何防止“保障房”异化为“福利房”,不仅关系到“十二五”末基本解决城镇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问题的政府承诺,也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保障领域的分配正义。

宋朝官员有福利房可买。宋朝管工资叫“料钱”,无论京官还是地方官,料钱都不能算高,福利却多如牛毛:京官有岗位补贴(职钱)、餐饮补贴(餐钱)、燃料补贴(薪炭钱)、养马补贴(刍粟)、保姆补贴(傔人衣粮),地方官的补贴没这么多,但是能分到一大片田地(职田),租给佃户耕种,收到的租子远远超过了工资(参见《宋史·职官志》)。宋朝的衙门还没有学会搞集资房,不过某些官员却有机会分到皇帝赏赐的宅子。皇帝赏的可都是豪宅,“人臣赐第,一第无虑数十万缗,稍增雄丽,非百万不可。

但单位自建保障性住房,有以下几方面的制度弊端:实质上改变了住房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加大了社会保障的“负福利”程度;单位自建保障性住房,无疑对有土地、有能力拿到土地的单位有利,而对无土地、无能力拿到土地的社会资本不利,降低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实际上,无论是保障性住房,还是基本医疗、养老保险等,如果不能尽快推进制度并轨,公共服务可持续性势必成为一个突出问题。那么,回到保障性住房上,制度并轨意味着什么?其一,取消各种名目繁多的保障性住房,包括所谓的双限房、经济适用房,政府只提供廉租房。

8月7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我国城镇化进程中的住房保障问题研究》报告提出,“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由于地方保障房资金一直处于紧缺状态,所以在各地方上报的保障房数量中,至少有一半以上是由国企和企业员工福利房组成的。”(8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保障房不够,职工楼凑数,这是一些地方交出的保障房建设答案。如此就导致了一个奇特现象:许多地方新开工的保障房并不多,却可以在数量上突飞猛进,甚至超额完成目标任务。

但是,将骗购经适房的行为入罪,不应单独定一个罪名,比如仅仅规定骗购经适房罪,而应当将其放在整个国家保障民生的大背景下,统一规范相应的罪名。目前,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国家对于民生的重视,财政对于民生投入越来越大,在住房、教育、社保、医疗等方面投入甚多,同时,骗廉租房、骗取低保等各种骗取公共福利的行为层出不穷。从本质上讲,骗购经适房的行为就是一种骗取公共福利的行为,是侵占国家财政和损害其他应当享有公共福利的人享有的利益,而侵占公共福利的行为却有很多,应当统一予以打击,而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以,建议立法考虑将骗购经适房、骗廉租房、骗取低保等行为统一规定为一个罪名——骗取公共福利罪。同时,鉴于诸如骗购经适房等行为往往是以先骗取相应的资格为前提,因此,立法应当规定,只要行为人采取虚假的手段骗取了相应的资格,就构成犯罪,如果获取了实际的财物,则从重处罚。只有设立了 “骗取公共福利罪”的罪名并严格执法,将经适房等公共福利视为“唐僧肉”,肆无忌惮地侵占的行为才有可能减少。杨涛。

合同生效后,蒋女士分三次付清了房款,并将房屋装修入住至今。今年5月,单位通知蒋女士可办理房产证,但是陶先生却出面阻挠,要求增加房价款,并要求单位将房产证办在他名下。蒋女士认为,陶先生违反了诚信原则和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应判其按合同约定办理房产证,并承担违约金10万元。在法庭上,陶先生承认蒋女士说的是事实。但他表示自己只提出过要加价,未提出按市场价补偿。涉案房产是2000年的房改房,是出售给职工的福利房,并非商品房,2000年就应该办理房产证,但是一直迟迟未办,卖房时因为没有房产证,只能按照使用权房屋的价格出售。陶先生认为双方签订的合同不是一个公平的合同,涉案房屋原本价值90多万,现在他要求蒋女士补偿他8万块钱,他就帮蒋女士办房产证。两人单位的房管部门负责人出庭作证说,单位里有10多个卖房的,但反悔的只有陶先生一人。(记者杨昌平)。

东泉 乾恩园 红土

上一篇: 中铁建工华北分乐盛家园安置房

下一篇: 中铁建设郭村安置房项目部 概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