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鸭山福利凯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3-07 20:45:53

谎称认识领导能买到低价福利房,一男子骗取了老邻居40万元的购房款。在涉嫌诈骗被抓获后,该男子还一再狡辩他只是借款并非诈骗。近日,白下法院审结了此案。黄美娟跟于强(均为化名)是多年的老邻居,关系一直不错。2000年底,于强到黄美娟家玩,闲谈中他“无意”提起建邺区政府的一位领导,称这

但限制不能乱限,并不意味着一个人住上保障房后所有行为都受到限制,限制和惩罚应与滥用这种福利相关。比如转租当然应收回,因为你把福利当成了营利工具;空置意味着你不需要住房,不收回就浪费了公共福利。乱吐口香糖虽然不文明,可它与保障房的资格有什么关联呢?一个乱吐了几口口香糖的人,凭什么就没有了住保障房的资格?理解广州此举是想借此提高市民的文明素质,可这样的素质要求,应平等地施加于每一个市民,而不是仅仅指向住保障房者,仿佛住保障房的人素质就差一些,这样的规定中隐含着阶层歧视。

产生这种矛盾格局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城市与农村、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在社会公共资源、公共服务、公共福利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距,一旦能够享受到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提供的各种服务和资源,不仅发展的起点能够高出一个或几个台阶,而且从心理上、感觉上也会好出许多。于是,社会公共资源的配置、社会公共服务的提供、社会福利的分配就成了居住证这种与市场经济完全不合拍的东西能否及早退出历史舞台的关键。因为,只要这样的差距存在,居住证就可能永远比身份证更值钱。

享受政府提供的保障房,是现代文明社会中的公民应享受到的福利权利。这种福利权利虽受到限制,但限制只能在有可能损害这种福利的问题上进行约束,而不能添加无关义务。相比于限制平民权利,“限权”应首先指向掌握巨大资源的公权力和强者,可强者的福利(比如公车),何时受过类似“吐口香糖就收房”这样严苛的道德约束?在我们的制度结构中,对公权力和强者的约束差不多是整个社会监管体系中最薄弱的一环,严厉都用在监管弱者上,严厉得近乎严酷。——论者曹林认为,吐口香糖7次就收房,这样严苛、细密的规定,让人感觉掌握规则制定权力的强者在决定弱者命运时,那种居高临下并带着浓厚施舍意味的道德霸权。

别让“隐性福利”冲击公平底线专家表示,公众对公积金“不公平”的最大感受就是缴存的鸿沟,尤其是公积金在一些高收入的国企已变相成为增加职工收入的渠道。尽管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但对于是否采取“限高”政策,业界和管理部门却看法不一。一些公积金中心管理者反对对公积金缴存“限高”,认为高收入人群缴存的额度大,超额缴纳却有规定严格限制提取,这相当于超缴者为低收入人群做了贡献。这也是多地公积金管理机构对于违规超额缴纳公积金的单位和个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但是,将骗购经适房的行为入罪,不应单独定一个罪名,比如仅仅规定骗购经适房罪,而应当将其放在整个国家保障民生的大背景下,统一规范相应的罪名。目前,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国家对于民生的重视,财政对于民生投入越来越大,在住房、教育、社保、医疗等方面投入甚多,同时,骗廉租房、骗取低保等各种骗取公共福利的行为层出不穷。从本质上讲,骗购经适房的行为就是一种骗取公共福利的行为,是侵占国家财政和损害其他应当享有公共福利的人享有的利益,而侵占公共福利的行为却有很多,应当统一予以打击,而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以,建议立法考虑将骗购经适房、骗廉租房、骗取低保等行为统一规定为一个罪名——骗取公共福利罪。同时,鉴于诸如骗购经适房等行为往往是以先骗取相应的资格为前提,因此,立法应当规定,只要行为人采取虚假的手段骗取了相应的资格,就构成犯罪,如果获取了实际的财物,则从重处罚。只有设立了 “骗取公共福利罪”的罪名并严格执法,将经适房等公共福利视为“唐僧肉”,肆无忌惮地侵占的行为才有可能减少。杨涛。

从“禁止养宠物”到“禁用高档化妆品”,见惯了各地为保障性住房的使用所设置的种种限制,不过没见过广州这么苛刻、严厉和繁杂的,除了规定“擅自将保障房转让、转租、出借、调换、改建、连续空置的”将收回外,还规定了29种扣分行为,比如乱停车、乱倒垃圾、高空掷物等都要扣分,两年内累计被扣分数达到20分就要收回保障房。最引人注目的是“乱吐口香糖扣3分”,这意味着吐了七次就会被收房。(《广州日报》1月6日)乱吐口香糖、乱倒垃圾确实是很不文明的行为,应该受到惩罚。

酒瓶子 臧屯 韩式小

上一篇: 商品房买卖合同超过3%的案例

下一篇: 万科不动产经营租赁增值税案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天高楼市网 版权所有 0.73286